bob体育官方平台
当前位置: bob体育官方平台 > bob体育app >
当酷6遇上盛大

迄今为止,酷6是一个创业不算失败、收购不算成功的案例。2006年,李善友创建酷6网。2009年,盛大旗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宣布全资收购酷6。当时大家都知道,在未被收购前,酷六网现金流或已接近崩溃。李善友曾在收购后曾多次公开场合对陈天桥表示“感恩”。但当初各取所需的合并,没能阻止酷6最后成为一起股东亏损、创始人出局、团队离散的案例。腾讯科技最新的报道回顾了这起并购案,最后落脚点落在:“在酷6大溃败过程中,李善友是唯一的获利者。”以下几段引用自该报道:按照公开披露的数据,在被盛大收购前,酷6共融资两轮,金额共4500万美元。一般而言,两轮融资投资人约占酷6总股本的40%,据此估算,当时酷6估计达到近1亿元,4000万美元出售,投资人巨亏。但据腾讯科技获悉,酷6两轮实际融资额度为近2200万美元,实际估值则为3300万,和卖给盛大的4000万美相比,先入足的投资人获利颇微,如果先期的投资者没有退出,酷6市值被缩水后,损失更大。有不愿具名的投资人认为,在酷6大溃败过程中,李善友是唯一的获利者。酷6亏损的资金来源于盛大,最终出局后其个人仍获利近700万美元。消息人士说,李善友的旧部高管持股比例较低,在股票被回购后,所获得财富较少。现实中,随着酷6的衰败,基层员工期权已基本沦为废纸。在腾讯科技报道过程中,李善友拒绝就此接受采访。现在报道出来,不知李善友本人对此观察与结论会有何反馈。文章/虎嗅网

杨伟东和央视正式签署合同世界杯版权的那天晚上2点,马云在钉钉上询问“成了吗?”,杨伟东“成了!”5月29日优酷宣布拿下世界杯版权。

李善友瘦了25斤。  这半年里,他完成了从一个创业公司CEO变成一个上市公司CEO的转变过程。除了身份的变化,心境也发生了改变。“我跟陈天桥交流,‘我做一个上市公司的CEO,你对我有什么建议’,他其实给我提出四个字来,‘善友,告诉你,切忌急功近利’”。  在视频网站这个尚未开始赢利,同时疯狂烧钱的行业里,要想保持淡定很难。  李善友在2007年年中的时候就说,“过了奥运会以后,最早后年,最晚大后年,酷6就一定会去纳斯达克敲响上市的钟声。”没想到,目标竟然如期实现,并且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  酷6通过换壳的方式成为纳斯达克上市公司。2010年8月17日,华友世纪发布正式公告宣布,酷6传媒创始人李善友将出任酷6传媒新CEO.华友世纪正式更名为酷6传媒(Ku6 Media),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也相应从“Hurray”改为“KUTV”。那一天,正是酷6网上线4周年的日子。  酷6这四年的发展历程中,大部分时间里并不被业内人士看好。资深互联网人士刘兴亮总结称:在国内视频行业的三强中,土豆占尽“天时”,乃行业第一个吃螃蟹者;优酷应属“地利”,古永锵公司尚未破土,已先握有大笔资金。没有天时和地利,酷6靠的就是“勇猛精进”。  李善友自己也说,“优酷到现在融资金额达到1.11亿美元,另外一个很优秀的同行叫土豆网,融了1.3亿美元。其实在所有的创业过程当中,我们只融了2400万美元,只是竞争对手的一个零头而已,我讲这句话的时候很轻松地讲出去,但是在每天的运作里面是多么难的啊!”  去年年底,盛大控股的华友世纪与李善友创建的酷6网换股合并,酷6网由此成为华友世纪的全资子公司。酷6网开始“傍大款、走正道”,加入了盛大庞大的娱乐帝国布局,现在又成功借壳上市,虽然融资渠道增多,但是未来的发展仍然前景不明。  最新财报显示,酷6传媒第二季度净亏损1180万美元,高于第一季度的1040万美元,以及2009年第二季度的1090万美元;视频业务净亏损1470万美元,比第一季度的920万美元亏损增加60.4%.股价应声而落。同时还拖累到也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盛大游戏股价。  虽然烧钱的速度太快,但李善友表示,董事会和盛大并没有给酷6设置营收压力,酷6看重的是能够给股东带来长期利益的最大化。  盛大之所以选择酷6,主要是给内容找一个终端出口。易凯资本CEO王冉曾表示,“酷6未来的战略方向将是与盛大文学、游戏、影视等资源合作,加强自制版权内容,成为盛大旗下一个重要平台,因为盛大在中国短期内没有机会收购电视台。”  目前,盛大已经拥有了盛大文学这个上游内容平台;与湖南广电成立合资公司,属于制作资源控制;现在收购酷6网,是传播平台控制。  陈天桥告诫李善友不要“急功近利”,但是投资人和市场的耐心并不多。易观国际数据显示,2010年上半年,中国网络视频市场规模仅为8.30亿元,市场占有率前五名分别为优酷网(19%)、土豆网(15%)、CNTV(11%)、酷6网(10%)和搜狐视频(7%)。  2011年将是优酷网海外IPO的关键年份。优酷网今年预计收入在2亿元左右,目标也是实现赢利。有业内人士认为,一旦优酷实现IPO,酷6网如果还不能实现财务平衡,其市值势必继续缩水。  但是正如王冉所言,如果酷6传媒股价继续低迷,那么它的竞争对手也很难成功上市,这叫阻击;反过来,如果优酷网和土豆网成功上市了,那么酷6传媒的股价也必将走高,盛大同样可以获得丰厚回报,这叫分享。

版权被杨伟东拿下,对马化腾来说是很头疼的一件事情,毕竟在腾讯眼里世界杯早已是囊中之物,甚至打着世界杯的名字招商了30亿。

在5月29日杨伟东宣布的那一刻,马化腾应该在急着准备危机公关。当然,这对于所有人来说,“优酷宣布拿下俄罗斯世界杯版权,确实是一个大的逆转”。

视频行业13年,世界杯战、烧钱战、合并战、版权战等,创业就是由一个个战斗构成的。在这刀风剑雨中,底牌优势的较量,权力几经更迭,话语权最终还是落到了BAT手中,曾经400多家视频网站,现在只留下欢笑和泪水都书写在故事里。

1、如火如荼,方兴未艾

2005年4月15日,在那个潮湿的南方深夜里,土豆创始人王微和开发工程师两人瞪着电脑屏幕,犹豫到底要不要发布土豆网,5个人已经白天黑夜的忙活了3个月。“还有好几个Bug没修。”开发工程师说,“心里害怕。要不要再延几天?”土豆这条路没有参考对象,5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心里也没底。

“发布吗?”工程师问王微,凌晨了。

“发布吧”,王微说,“他妈的我已经付了800块钱的新闻通稿费了,不能退款。”

还好王微心疼那800通稿费,做了个正确的决定。土豆上线几天IDG的高翔就找到了王微,两人在上海宝莱娜的花园里聊了11个半小时,各自喝了5升的啤酒之后去见了毛丞宇,杨飞,还有章苏阳。他们后来都是土豆最早的投资人。

彼时,张洪禹和雷量还挤在成都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宿舍里忙的热火朝天,离张洪禹生病出院重新坐到电脑面前才一个月。6月21日第一版PPS上线的晚上,两个人兴奋的一夜无眠,一直到早上9、10点才睡着。

2004年张洪禹在网上结识了雷量,一个在哈尔滨,一个在成都,第一年两人通过MSN交流信息,两人共同研制了一款基于P2P技术的万维网音乐搜索软件“MP3猎手”。

正是顺利的时候,张洪禹因胸腔积液连发20多天高烧,住了50多天医院。期间又因为误诊,再度高烧延长住院,就这样比王微晚了一步。

同一时间,姚欣休学开始创业,他拜访了近百个投资商,很多投资商连门都不让他进,一趟趟被打出来。但是姚欣很坦然,他当时面对上海文广负责人的否定,淡定的说,“没关系,下个月再见!”

张洪禹和雷量也吃过找投资的苦,他俩是走技术路线的,在资本的敏感度上一直是弱点。当时他们去北京见一位台湾投资人,见面中投资人问他们明年预计净收入多少,两人尴尬地面红耳赤直接语塞,投资人毫不客气的批评了他们半小时。

从酒店出来后,张洪禹两人默默沿着街边马路一直走,后来张洪禹对雷亮说:“继续干,咱不融资了。”

姚欣创立PPTV的契机源于2002年韩日世界杯开幕式,当时在华中科技大学里面,5000多名大学生守在电脑前看比赛,脆弱的校内网不堪重负被挤瘫痪了。22岁的姚欣无奈地走出了宿舍,但实验室、网吧都全是人,最后他只得跟15个同学挤在一间房看完了比赛。

两年后姚欣瞒着父母办理了休学,于是以26栋寝室为工作室,计算机中心为服务器托管,姚欣和团队开始了封闭式开发,最刚开始姚欣住在校外,每天花一个多小时骑车到26栋。

不愧是学霸,两个月姚欣就用VC6、C++码出一万多行代码,全球首款网络电视直播软件诞生在了韵苑宿舍。

姚欣拿到天使融资的时候,冯鑫还为创业找投资跑的腿都快断了。他找到前老板周鸿祎,又去找了鲍岳桥,朱从军和华军等人,投资完全没影,当开始创业才发现没有想象地简单。

被拒绝的次数多了,冯鑫终于放弃了找别人的想法,“拿别人200万,还不如自己掏20万。”于是2005年,他自掏腰包50万,创办了酷热影音,做播放器。

而2个月前,56网就诞生了,视频行业曾一度是56网周娟等人的天下。但2008年的一次失误就让56网再难回到龙头位置,56网曾因视频审核失误被罚闭站1个月。

当时公安和网管部门到机房拔完线就走了。内部没有一个人知道是遭到了整顿,网站不能正常运行,技术团队还以为被黑了,问遍所有人才知道是被拔线。这时再去疏通人脉,什么都晚了,优酷和土豆瓜分了56网流失的人气。

冯鑫是个想干大事业的人,曾经拉了几个同学就出去闯荡,修过BP机,跑过煤炭运输,开过食品公司。虽然创业前没人帮忙,但创业后还是有贵人相助,后来在蔡文胜的帮助下,收购了周胜军的暴风影音。

在那个还不是内容为王的时代,暴风影音牢牢占住了播放器第一品牌的地位。

2、群雄逐鹿

这个行业真正喷发的一年是在YouTube被收购后,最直接的表现就是400多家视频网站如雨后春笋般一下冒出,最火的时候一天就能出现30家。

前有王微、周娟等人开路,后还有数百家新型企业摩拳擦掌,视频争霸战正式打响。

1999年刘岩第一次看到了宽带时代的先机,那时候宽带还不普及。他去注册公司的时候,北京市工商局还让刘岩解释什么叫宽带。他先去签了3000部国产电影和3000部进口电影的版权,但是领先的意识还没配上合适的环境,于是第一次参与视频计划破产。

此时古永锵已经为搜狐忙活了一年,他进入搜狐源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当时在北京国际大饭店一楼咖啡厅,张朝阳喝咖啡,古永锵喝茶。本来是谈给搜狐投资的事情,谈着谈着张朝阳就不要古永锵的钱了,直接要他这个人,把古永锵给拉过来帮他融资。

刘岩在摸爬滚打一圈后,趁着Google以16.5亿美元收购YouTube的热度,2006年3月,回来重新做起了六间房,然后靠着《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等短视频,一度成了中国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

同一时刻,古永锵也在策划着上线优酷,古永锵离开搜狐那座大厦也才一年。当搜狐上市后,古永锵转任搜狐COO开始介入公司的整体运营,古永锵开始不甘心做老二,他要尝尝老大的滋味。

于是他对外的说法成了他和张朝阳的关系是拍档,他是创业经理人不是职业经理人,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变成了搜狐的另一个代言人开始蚕食张朝阳的地位。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事件张朝阳都不知道自己快被架空成“吉祥物”了。2002年,张朝阳和古永锵一起去电视台录节目,节目录制结束之后,张朝阳勃然大怒。他发现,主持人只问自己关于八卦的问题,而跟公司业务有关的问题直接问古永锵。自己虽然搞娱乐,但公司还是自己的啊,张朝阳回去就撤换了市场总监,把市场部改组来分散古永锵的权力,古永锵被边缘化只负责内容和销售。

作为冷静的银行家,古永锵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一直给自己找事情做,并且理性的做好所有的工作,在2005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发布之后才正式离职。然后他去硅谷待了半年,整天就悠闲地陪妻子出去散步,或者待在家里上各种网站玩,后来还跑出去旅游了3个月。

这时候汪延还是新浪CEO,不过一年后就换曹国伟成了新浪第五代老大,曹国伟上任半年后新浪就推出了一款名为“新浪播客”的视频分享平台。新浪播客和优酷的业务范围比较相似,都在争夺拍客市场,2009年在市场的刺激下融合了新浪宽频转身成为新浪视频,不温不火的到了现在。

2007年,A站也正式把弹幕引入国内,A站的起源,充满了理想主义的热情。最初全凭粉丝的一腔热血在经营,管理员在QQ群里审核视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