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官方平台
当前位置: bob体育官方平台 > bob体育app >
为B站《三体》制作动画的公司,和他们经历的中国动画创业史 - 三体,动画,B站 - IT之家

bob体育app,2019年6月26日,B站宣布《三体》动画化启动,同时放出了首款概念预告片。一夜之间,消息引爆了社交网络。在质疑和期待的矛盾中,粉丝们再一次看到了《三体》影视改编的希望。

题图 / 幻镜诺德琳

可令人惊讶的是,B站把动画的制作交给了一个成立仅仅四年的动画公司,甚至在Bilibili十周年庆典活动的现场,《三体》动画化的消息也是完全由制作方艺画开天来宣布。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创办于国产动画行业投资热潮的巅峰时期,艺画开天最初只是一家十几个人的小团队。在整个动画行业逐步走向正轨的同时,这支最初并不起眼的团队也在市场、资本、平台和观众的多方助推下,渐渐具备了承担起「中国第一科幻IP」的能力。

我还没出力,你就倒下了

艺画开天成长的这四年间,动画行业体验了资本吹拂中的春风,也走过了泡沫破灭后的寒冬,对行业里的人们来说,这是一次艰难但完整的探索。不论结果如何,《三体》动画化的决定,本身就是国产动画在阶段性的探索之后,对于行业未来的一次勇敢进击。

6月20日,艺画开天公司在微博上发表公告,表示随着剧集影响力的扩大,带来了诸多内外压力,在多方分歧以及未盈利的前提下,将无限期停更《幻镜诺德琳》。

B站三体专页|网页截图

其实关于《幻镜诺德琳》这部动画停更这件事,在很多人眼里其实是意料之内的事。毕竟该动画的前传《疯味英雄》,就曾经以《风暴英雄》同人动画的姿态出现在许多暴雪粉丝面前,而在当口碑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这个IP开始试图摆脱同人的标签,并往原创方向发展。

必须的承担

关于这一部分的历史以及IP发展的分析,各位读者老爷有兴趣的话可以移步这篇文章查看:《幻镜诺德琳》能为同人动画开辟出新的商业路径吗?

音乐平台上,《幻镜诺德琳》的配乐还在。阮瑞说他有时候喝了些酒,躺在床上,会翻出来听一听。他会有些伤感,到现在也还是这样。

令人意外的是,就在这条停更公告发表前不到24小时,艺画开天还在微博上宣传他们与北裔堂共同出品,通过淘宝众筹销售的手办

在那首配乐底下,点赞最多的一条留言说:「码奴的命运我们尚不得而知,不过国漫的命运似乎已经变得清晰起来。」

动画突然的停更打得粉丝们措手不及,在微博、贴吧、知乎等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假说。而究竟是谁杀死了《幻镜诺德琳》,就成为了近期二次元世界的一大悬案。

两年前,《幻镜诺德琳》第一集上线。这部单集超过30分钟的国产动画很快聚拢了一批粉丝,B站同时在线观看人数最高达7万多人,豆瓣评分超过9分。当时有人说,它会成为2017年国漫的现象级作品。

同行水军

判断下得过早了。《幻镜诺德琳》与前传作品《疯味英雄》一样,是建立在暴雪游戏IP基础上的同人动画,只要制作方艺画开天还沿用着属于暴雪的设定,它的面前就始终摆着一颗边界模糊的地雷。

心寒,心疼,心酸。一位粉丝痛心疾首地在微博中写道。

bob体育官方平台,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多,有人夸,也有人骂。艺画开天的粉丝们情绪高昂,怀揣着「国漫崛起」的期待,他们迎头撞开同人作品的围栏,也一脚踩上了那颗地雷。暴雪的粉丝们被彻底激怒了,他们和看不惯的路人一起,站到了艺画开天的对立面。

在他看来,《幻镜诺德琳》是一部真正用心制作的良心动画,但他却没有想到这部动画居然是这样死的。由于水军的存在,其他的辣鸡动画都能被捧上天,而这部良心动画却被其他同行硬生生地用水军踩到脚底。

外有「原创」、「同人」和「抄袭」的关键词混战,内有同人作品在创作和变现手段上的多种限制,夹缝中,艺画开天选择了放弃。2017年6月20日,在第一集上线的近五十天后,艺画开天宣布无限期停更《幻镜诺德琳》。

呵呵,只要有钱,请几个水军都能让同行的制作无限延期。

「要割舍一个已经构建好的故事、人物,蛮难的。相当于和一个老朋友说再见了。」艺画开天的创始人兼CEO阮瑞说道,他不仅是公司的管理者,也是《幻镜诺德琳》的创作者。停更前,他们写好了几十万字的文字设定和编年史,画了数百张设定稿,计划中,《幻镜诺德琳》会像《权力的游戏》一样采用多线程叙事,未来至少会有三季的剧情容量。

对于这种猜测,另外一位粉丝也深表同感。他认为那些黑子们就是看不得别人的好:水军们抓着原创就不放,怎么不好好想想《幻镜诺德琳》给《风暴英雄》带来多少玩家?《幻镜诺德琳》的世界观又是出自暴雪哪个游戏里的?

宣布停更后,艺画开天在全网撤下了《疯味英雄》和《幻镜诺德琳》仅有的第一集,同时宣布公司将全力转向原创IP的开发。有人说这是艺画开天彻底撇开过去、重新开始的信号,但无论对阮瑞个人还是对整个团队而言,撇开过去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在他们看来,《幻镜诺德琳》的的确确是一个好故事。虽然艺画开天用灵魂构想的故事腰斩了,但是他们也希望制作团队能接受这个打击,顶住水军的压力,全情投入到新动画项目中去。

为了安抚团队,阮瑞与很多深度参与到项目里的同事们做了沟通。「这是国漫成长呈现在我们身上的,一个阶段性的、必然要承担的东西。」他说,「在国漫成长的未知道路上,每一家公司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碍,这就是我们的阻碍,大家要勇敢地跨过去,要有这个觉悟。」

猪队友

对已经在动画行业里打拼了十多年的阮瑞而言,《幻镜诺德琳》的这道坎,不是他跨过的第一道,也不会是最后一道。

在百度幻镜诺德琳吧中,有一位粉丝将怒火迁怒到了其他猪队友身上。

轨道与杂草

为了抵制《幻镜诺德琳》,许多《风暴英雄》玩家收集了许多所谓的证据做成了视频,试图来证明这部动画的的侵权行为。面对这些黑子们的攻势,这位粉丝曾经声嘶力竭地维护自己所爱的动画,并表示《幻镜诺德琳》会被这些黑子们扼杀,但这些猪队友却以为是危言耸听,没人愿意和他站在一起

2001年,阮瑞考入中国传媒大学刚刚成立的动画学院,成为中国第一届211大学动画相关专业的学生。入学一年后,他与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小型工作室,制作广告片为主的商业动画。后来工作室有了起色,接到投资,开始制作低幼动画片,还承担了一些影视公司的外包动画。

投资方怂了,你们又光喊口号,事情来了还是艺画自己扛,能不完么?另外一位粉丝在贴吧里愤怒地留言道。

回顾这个时期,阮瑞把它称为中国动画的「1.0时代」。在二十多年的发展停滞之后,2000年,国家政策开始大举扶持国产动画,在税收、补贴方面给了动画公司很多帮助,包括中传在内的多个高校开始为动画行业供给专业人才。作为动画最核心的播出渠道,电视台也为国产动画提供了黄金时段的资源。

码奴生来只会前进,但是你们呢?

政策鼓舞之下,动画的产量飙升,但质量普遍不高,且品类以低幼动画为主。前段时间,因为播出5000多集登上热搜的《喜羊羊与灰太狼》,正是这个时期国产动画的代表作品。

暴雪介入

低幼动画高产低质的背后,存在着一些行业问题。首先,动画播出渠道完全在电视上,创作者与观众之间缺乏交流,如果内容出现问题,创作者无法第一时间得到反馈。其次,当时的动画行业没有健全的商业模式,缺乏良性的商业循环,作品带来的收入和影响力很难量化,这也导致创业者很难向外部寻求投资,「创业的道路不是轨道,全是杂草无法往前走。」

其实这种原因的可能性比较小,毕竟《幻镜诺德琳》尚未盈利和商业化,暴雪介入的可能性并不大。

最重要的是,市场环境对创作者非常苛刻。当时低幼动画的主要特点是「短时间密集输出」,每年要求「几百、上千分钟」的内容产出,质量很难得到保证。此外在收入上,动画公司的收入很多来源于国家补贴和文化地产一类的副业,没有正向的竞争。「挺痛苦的,没有什么收入,一股脑就去做片子。」

但即便是如此,关于《幻镜诺德琳》是因为暴雪介入而无限期更新的说法,反而是最多粉丝愿意相信的。毕竟已经有太多人抄袭暴雪的游戏了,而暴雪此前也曾经对某些侵权行为采取过措施。

2011年,经过连续数年的高速增长之后,国产电视动画片年生产总时长达到了26.1万分钟,排名世界第一。也是在这一年,阮瑞认清动画行业当下的局限,选择离开做了九年的动画工作室。

有相当一部分《幻镜诺德琳》的粉丝,更是将此次停更事件而迁怒于暴雪:抄袭的多如牛毛,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就有这么严重,非得把它给腰斩了?

阮瑞告别动画行业的同时,正是移动互联网创业热潮的初期。在大环境的浸染下,有着低幼动画制作经验的阮瑞,与朋友一起做了一款育儿类的互联网产品,由此加入移动互联网的大潮。

当然,吐槽君也就这起事件询问过网易内部人员(非《风暴英雄》项目组),对方表示并未听说过这部动画。

那几年,阮瑞几乎从零开始接触互联网行业,从最底层开始学习流量数据分析和运营等互联网技能。然而这段时间的摸索,却让他找到了动画行业问题的解决方案。

过河拆桥

仅有的选择

艺画开天在早期推出《疯味英雄》时,曾经获得过一批《风暴英雄》玩家(既风暴粉)的支持。这些玩家在当时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艺画开天是一个有爱、热爱暴雪游戏的团队,甚至一度认为他们能像Carbot那样可以被暴雪所承认,最终通过做同人动画帮助游戏做宣传。

「当时网络视频平台刚刚起来,感觉要进入一个新时代了。」阮瑞说道,视频网站让创作者能够直接与观众接触,沟通反馈更加顺畅。更重要的,不同于电视平台上播出时段的不均衡竞争,点播式的互联网视频平台是「充分的市场经济」,「好不好看,决定了你未来产品或者公司的发展方向。」

当《疯味英雄》逐渐开始人气,积累了一批没有接触过《风暴英雄》的粉丝之后,艺画开天举办了一场以LOL为比赛项目的水友赛。而当风暴粉们提出质疑时,艺画开天官方运营人员却对他们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此外,互联网渠道给作品提供了可以量化的流量体系,「点播、评论、互动、投币、点赞、弹幕,都可以量化,可以有一个预期的转换」。量化的数据代表着实在的收入,对资本方而言,投资也有了数字化和模型化的途径。

如果是《疯味英雄》先火呢?

「模式更加清晰了」,前期的资本,中期的产品和运营,后期的宣发和销售,在这个时候都呈现出了一个合理化的趋势。

可能是《风暴英雄》的火爆程度并不如预期,艺画开天偷偷去掉了同人的标签,并在视频发送弹幕里屏蔽了包括暴雪在内的各种相关弹幕关键词,逐渐将《疯味英雄》往原创方向推进。

行业里也已经出现了几个典型的成功案例。基于魔兽IP的同人动画《我叫MT》,在改编成手游后连续两年收入登顶,实现了盈利。网络搞笑动画《十万个冷笑话》在当时也有了相当的人气。另一边,迪士尼的漫威电影宇宙进入第二阶段,成体系的IP衍生模式越来越成熟。

至于那些风暴粉反而备受歧视,尤其是在《疯味英雄》在b站投稿的后面几集中,经常会出现请不要刷游戏人物的弹幕出现,这也自然引发了粉丝们的争吵。

资本由此开始关注动画行业。这时阮瑞刚刚结束育儿产品的创业项目,正在长江商学院进修。身边密集的投资人和创业者,让他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这波资本热潮。

当艺画开天重新推出《幻镜诺德琳》之后,完全原创的内容,彻底赶走了粉丝群中最后一批风暴粉。

2015年夏天,《大圣归来》的成功彻底引爆了那一拨针对动画行业的投资热潮。阮瑞抓住时机,与制片人陈威和导演董相博一起,成立了艺画开天,顺利拿到了50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

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我们高攀不起。好了,锅也背了,也被拿来当做出气筒了,以后可以别打扰我玩《风暴英雄》了吗?一位风暴粉愤怒地说道。

艺画开天核心团队|艺画开天

资金断裂

公司刚刚成立,在内容方向上,艺画开天有且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做武侠,要么做同人。这是当时市场上最流行也最容易成功的两个方向。武侠方面,当时玄机科技的《秦时明月》和若森数字的《画江湖》都取得了成功,凭借这两个IP,玄机和若森在后来都拿到了数亿元的投资。同人方向则是以《我叫MT》为主的一批同人动画,其改编游戏和电影的盈利模式已经得到了验证。

谁都没毁掉幻镜诺德琳,是资金不足腰斩了它,不要带节奏。

2014到2015年,成批的动画创业公司都走上了这两个方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投资人只认这两类作品,一时间武侠和同人两类动画挤满了赛道,又逼得很多后来创业的公司只能寻求差异化的路线。

这是在《幻镜诺德琳》粉丝中出现的另一种声音,也是许多动画行业内从业者认为腰斩的主要原因。要知道,一直以同人动画团队为主的艺画开天,是很难马上实现商业化的,这家公司近段时间来的主要收入,主要是分别于2016年8月、2017年初完成的两轮融资。

站在仅有的两个选择面前,艺画开天的创始团队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武侠的基因」,恰好团队成员又都是暴雪游戏的粉丝,于是顺理成章地选择了同人的方向,这便有了艺画开天的第一部作品《疯味英雄》。

然而从前传完结后到《幻镜诺德琳》上线,足足花了整个公司7个月的时间,可换来的只不过是33分钟、几百万点击的动画。对于这样的成绩,资方很有可能是不太满意的,考虑到后期可能面临的版权风险,还不如早点做原创IP搞授权效果还更好一些。

「我们也是没办法,」阮瑞苦笑着说,「实际上最后也是给自己埋了个雷。」

不可能是资金不足,都众筹了,怎么可能没钱,就是被人举报闹大才搞出来的后果。仍然有粉丝认为这部良心动画是因为黑子的压力才被腰斩的。

如果有条件,艺画开天也许不会选择同人。团队很多人想做另一种东西,但面对500万的天使轮融资,他们没有太多的选择。「很多时候,一个公司的决策来源于多方位,不是说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还众筹,《幻镜诺德琳》、《疯味英雄》两个贴吧加起来还不到3万人,有个屁的资金。

把「动画」两个字抹掉

不是众筹卖手办了吗?没有几百个人买?

最开始,《疯味英雄》走的是恶搞、搞笑的路线,时长10 - 15分钟,填满了密集的笑点和暴雪玩家熟悉的梗。

总共才8万块钱光喜欢有屁用,饭照样需要吃,但是锅里没米怎么继续?

作品上线之后收到了很多观众的正向反馈,其中也包括不少暴雪的粉丝。当时艺画开天只有十几个人,没有完善的市场体系,阮瑞之前三年的互联网从业经验给了他很大的帮助。通过线上的社交媒体运营和线下的粉丝活动,加上作品本身差异化的风格,艺画开天很快积累了一批忠实的拥趸。「爱说骚话」的官博和「拖更放鸽子」的品牌形象在这一阶段都打下了基础。

这就是吐槽君这几天收集到关于《幻镜诺德琳》无限期停更事件的粉丝观点。不难看出,很多人对这部动画其实保持着极大的热情,甚至还超过不少其他同类型的国产动画。

前几集的时候,《疯味英雄》更新时间大概是三周一集,但进入了「2.0时代」,阮瑞想放开手做一些尝试。他并没有严格要求每集的上线时间,对创作团队而言,这样的节奏给了他们足够的创作空间,艺画开天也得以对作品质量和团队能力的上限做一番探索。

可迎接这些粉丝的,却只是一纸突如其来的停更公告。

《疯味英雄》恶搞的风格做了半年,团队磨合初见效果,发掘出团队的潜力之后,艺画开天也拿到了一笔新的投资。这时团队决定放开手脚,采用集体创作的机制编写剧本,同时全方位提高制作水平。

于是问题来了,究竟是谁杀死了《幻镜诺德琳》的呢?

于是,《疯味英雄》的风格在后期发生了180度的转弯。第8集开始,无论是画面还是剧情都有了一个跃升,动作更加复杂精致,故事也从单纯的搞笑转向有着深度主题的正剧风格。

还想看更多动漫资讯、动漫新闻?请浏览文创资讯动漫频道

当然,制作水平的提高也造成了制作周期的延长,第8集开始时长接近20分钟,更新周期也从三周变成一个月左右。到最后,《疯味英雄》第12集和第13集分别有半小时和一小时的时长,制作周期也达到了48天和98天。

《疯味英雄》更新周期|截图自B站up主「齐天大肾余潇洒」

「当你的故事具有一定深度的时候,20分钟是很难把它铺开的。」阮瑞说道,《疯味英雄》这段「放飞自我」的创作尝试,是艺画开天对动画剧这一形式的探索。「核心是,到底多长时间适合讲一个相对成人化的故事?」

他们发现,时长超过40分钟后,编剧技巧开始逼近电影创作,难度、成本都「呈指数级上升」,而20分钟之内,则很难支撑起情节类故事的结构,「更多是搞笑和差异化的产品」。最终艺画开天把后续的作品时长定在20分钟到40分钟之间,且目前已有的作品,每集大多超过30分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