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官方平台
当前位置: bob体育官方平台 > 办公软件 >
唱啊董事长陈华:八个连接创办实业者的隐痛与焦炙

“唱吧”,无疑是最近中文世界里最火的一款新兴App。这是一款免费的社交K歌手机应用。之前,虎嗅曾根据《创业邦》杂志的内容提炼过一篇《屌爆的“唱吧”是如何红起来的?》在我们这篇报道发出来后,有用过它的人说这产品的确很赞,有的则表示对于“拿着手机对陌生人唱歌”这件事难以理解,不看好这产品。的确,到现在,它还是一款有争议的产品。稍后,我们会请某个非资深投资人来对这款产品发表他“不乐观”的看法。在那之前,我们来看“唱吧”前传。为什么虎嗅要来关注“唱吧”前传?因为那是一段失败的历史。因为创始人陈华与他的团队,是从那段痛苦的历史中摸索出来的,“唱吧”是从那段黑暗的历史中创造出来的。陈华团队为此熬了差不多整整15个月时间。这15个月的经验,对大量的创业者、还有投资人,是值得分享的经历。分享一:创业与融资的时间点2005年,陈华创办了酷讯网,2006年4月获得200万美元投资,9月获得第二轮1000万美元的投资,两轮投资均由联创策源与SIG基金联合投资。2008年底,由于与投资人意见分歧,陈华宣布离开酷讯网,于2009年4月加盟了阿里巴巴,从事搜索引擎技术应用的研究。“其实我2010年就想出来了,但是没下决心,而且阿里的事情也没做完。”陈华说。但2011年必须出来了。为什么?一是他觉得再呆下去,他前次创业积累下的资源、人脉与影响力都消散得差不多了,“谁还记得陈华是谁?”二是业界时机的问题。陈华说,“1998-1999、2005-2006都是很好的创业期,过了这个点,你是拿不到钱的。这是经验告诉我的。去年也是资本市场创业高峰期。2010-2011年电商,移动互联网拿到了大量的钱。这意味着过了5、6年后,这个领域就能出现大公司。如果我错过了,会后悔的。你看今年融资就很难。”2011年2月,陈华发了一条微博:刚刚办完离职手续,正式离开阿里巴巴,开始我的第二次创业之路。转发 2011-2-15 17:04 来自Android客户端 |举报分享二:对投资人的选择陈华刚发了上面那条微博,几分钟后新浪科技、腾讯科技就打电话给他,半小时后,网上出现报道。紧接着,就有VC打电话给他,问要不要钱。陈华是很多VC青睐的那种连续创业者,技术出身,做过一次不算成功但也不算失败的创业公司,现在又有了阿里的大公司背景——当然想投。“当时我只是一个人,什么团队啊产品啊都没有。XX(虎嗅注:在此,陈华方面希望为这家着名基金匿名)也想投啊——我在酷讯时,XX跟我就因为各种原因错过了。这次他也找我,说:你再等两天我就给你了啊。他那家基金大,决定自然慢一点。结果这次又错过了。主要是我不想在融资上面等。”蓝驰创投的朱天宇也给他电话了。朱天宇,主导过2010年7月份对美丽说的A轮投资。据陈华说,其实他自己对给他打电话的各路VC与投资人是没有什么感觉的。“VC其实都一样,你好的时候对你好,你坏的时候对你也坏,惟一的差别,看谁更有耐心。”陈华最后之所以选择了蓝驰,一是蓝驰决策的速度快。据朱天宇说,他与蓝驰合伙人陈维广一块儿见了次陈华,听了他对“移动+电商”方向的想法,就认可、准备投了。二是陈华给美丽说创始人徐易容打了个电话,问蓝驰怎么样、朱天宇怎么样。“徐易容跟我说:蓝驰还行吧”。陈华在后来的微博里写:2011年2月23日,搞定@最淘网 第一笔风险投资。融资是一个很费精力的事情,我们需要更多的力气在产品上。开始组建最淘的第二周周三,有三家VC明确要给我term-sheet,还有2家意愿非常明显。我犹豫了一下,挑选一个老朋友推荐的VC,然后全部的精力投在公司组建和人员招聘上。陈华当时想知道的,就是这家VC有没有“耐心”。他觉得自己在酷讯身上就是吃过这亏的(“2008年经济危机来了,投资人就想着赚钱,于是开始倒腾创始人”)。他特别想要VC确认:创业公司肯定会有困难有高潮有低谷,有低谷时,你会怎么样?在接受虎嗅采访时,陈华说到VC的“耐心”时仍稍显激动:“你看现在团购啊电商啊,都是这样——团购2010年才出来,怎么投资界到2011年就突然把这模式否掉了呢?没有5年的时间你不能说他失败。大家太着急了。一下子上百个公司拿到钱,然后恶劣竞争,这当然会死人的。团购这种商业模式是没有问题的啊,解决了我们酷讯没有解决的从线上到线下的问题。现在就算亏钱也不能否决掉它,大家再坚持四五年,一定能看到一家极其出名的团购网站出来。”分享三:VC看什么?看团队上面这句似乎是一句老套话。可是,事实就是这样。考虑到陈华当时两手空空、产品与商业计划也没有的情况,虎嗅问朱天宇,问陈华,他们背靠背的回答皆有“团队”这个因素。采访记录如下:虎嗅:什么是打动你们投资这个项目的?朱天宇:我觉得团队的因素是很重要的,而且当初讨论“移动+电商”这个方向,我们是赞同的。虎嗅:你觉得他们很快投你钱看重你什么?陈华:看人看团队吧。虎嗅:当时都没有团队啊?陈华:有我啊。有我就能拉起来团队。这个很简单的。蓝驰为什么能成功,就是投对了人。这种人想做事情,有计划,不会乱花钱。有相关背景。这种人拿钱本来就是很合理的。而且这种人自己做不好事情比投资人更痛苦的。对于那些没有相关经验的人来说,我觉得拿到钱也不是很难的事情,只要你有足够的自信、还有你的表达能让人感觉的到你的能力。对于我来说,融资是一件小事情。分享四:如苗头不行,要快速承认“我错了”;不过,陈华与蓝驰一开始看好的“移动+电商”方向,很快被他们发现,行不通。那是一个与团购相关的移动产品。“用户可以很容易发现朋友在买什么产品,你也可以跟随下单交易,关系基于电话簿和第三方账号。”陈华说,“后来我们觉得手机上玩电商太早,用户习惯还要几年的发展。”陈华迫切地想做出一款爆发性的产品、一出来以后能造成很大的口碑传播。于是决定放弃。这时距陈华拿到蓝驰的钱、开始创业已有两三个月时间。陈华把自己的判断与想法告诉了朱天宇。“我是这样的,我会在最快的时间把我的问题暴露出来,然后去和他们说。我一定要让投资人相信我、信任我。”如果“移动+电商”这模式由于用户在“移动端”的电商需求并不刚性而走不通,那再走回PC端呢?当时,不管怎么是PC还是移动,O2O是陈华一直想探索的方向。这方向是他离开阿里而创业的直接驱动力,事实上,也带着他从前做酷讯的路径依赖。“当初在做酷讯的时候就是电商相关的,觉得自己有能力、人脉跟资源在这块儿。”于是,大概从2011年7月开始,陈华团队全力转向PC端的最淘网,做优惠券。为了增强网站功能,陈华还使出杀手锏,做他擅长的购物搜索,但是“爬”了几千万名用户后,陈华团队再次痛苦地发现,优惠券这个方向仍然不靠谱。“其实我们做出来的产品本身不错,我们半夜查看后台的时候看到很多人买,但是后来发现增长性一般,在乎节省那几块钱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黄牛啊倒货的人之类,而普通用户在乎的是商品的质量和评价。”朱天宇说,对一个项目有没有前景的认定与判断,是在动态进行中的。“做互联网,最重要的一个指标是用户留存率。这个指标以及其他一些指标告诉我们,最淘网这个项目对用户的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强。”陈华团队决定再次放弃优惠券方向。这时已到2011年11月,距陈华开始创业大半年已过去,其团队经历了两轮打造产品、两次放弃,几位本来做移动端的成员因项目方向变化,已离开。而团队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朱天宇说:“陈华那时压力很大,睡不着觉。他也算江湖成名人物,从阿里巴巴出来创业,最淘网的招牌也打出去了。陈华本身也讲义气,从阿里巴巴带出来几个兄弟,自己还找了一些人,创业不成这些人怎么办?他对酷讯的前员工也有内疚,觉得没有带大家走到更高的位置上。他自己,创业期收入肯定不如以前,他创业的时候还刚刚有小孩,家庭压力不小。我感觉到他的焦虑,从脸上就能看出来,挂相。创业者对于前途的不确定往往导致团队的士气不高,而且,最淘还是他一人做创始人,没有搭档。”分享五:如何走出“知情的悲观”这个标题与概念不是来自陈华或者朱天宇,也不是来自虎嗅。而是来自虎嗅的专栏作者Mr.Jamie,他曾经写过《如何走出“知情的悲观”》一文,值得大家一读。“知情的悲观”的意思是:一开始,由于你知道的有限,所以处于“无知的乐观” 当中,认为你的 Idea 非常棒,消费者一定早就在等这样的产品,我得赶快把它做出来,然后很快就会大红大紫、平步青云。接着,往往随着产品的上线,你开始发现事情并没有当初想的那么简单,消费者并没有在等这个产品,而少数愿意给你机会的客人,用完之后也没有再回来。你渐渐进入“知情的悲观” 当中。2011年年底,陈华就处于类似“知情的悲观”之中。朱天宇回忆,“从蓝驰开始投资,到出现‘唱吧’这个想法差不多过了一年。”“陈华的压力很大,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帮他减压,让他清空脑袋去想。去年冬天我和他经常在第三置业附近的咖啡厅碰面。”朱天宇说,这个期间,除了他与陈华,还有陈华在酷讯时期的搭档、现在食神摇摇CEO吴世春,以及蓝驰合伙人陈维广集体参与了最淘转型的几次重要决策,包括:提早快速减少开支、决定转型、下一轮融资时间点和策略。“我们还通过蓝驰的其他团员和portfolio公司调动资源帮助最淘,甚至包括基金预备追加现金以防新产品不成功。”在这段摸索期,作为投资人,朱天宇说,“我不能否认我没有波动的情况,但是基金的耐心在这里非常重要,这让我和陈华都能专注在转型的探讨。其次,陈华听得进去,这点很重要——他能有选择地听从大家的意见。这种人有成长空间。”据朱天宇说,在决定止步于优惠券后,陈华团队想出了几十个新产品方向,包括类似Path的产品,包括手机上的“美丽说”,但几十个方向中一半还是在原来的“移动+电商”的轨迹上。大家又坐下来一轮轮筛,最后写出产品原型和商业计划书出来的只有3-4个。直至最后再看:这几个产品是不是有市场刚需、最淘网是不是有技术人才储备、团队到底有没有这个基因,结论就是:推翻所有的原来的想法,思索新的方向。朱天宇向陈华建议,打破脑子里O2O的框框,完全开放式地想新方向,围绕两点:1、用户的刚性需求;2、能发挥陈华的团队优势。“从陈华的创业史看出,他的优势在于做2C产品,他对客户端的产品有感觉,那么怎么能够发挥出他这个基因?事实上,搞电商、和线下用户打交道是需要另一种基因。于是我们和陈华开始谈,能不能选择一个新的方向?这个谈了很长的时间,因为你知道一个人否定自己的方向是非常难的。他从阿里出来,曾最让他兴奋的就是‘移动+电商’这个点。”直至今天,陈华说他已不记得“唱吧”的原始idea具体出自哪位成员的提议了。对这个idea,朱天宇认为,移动领域里,声音这块儿还是一个没有开发的领域,有前景。手机天然自带听筒和麦克,声音的输入很方便,能产生相关的应用,而娱乐应用在中国则大有市场。陈华也看好,他认为“唱吧”满足了三个需求:1、唱歌是一个刚性的需求,是不会随着时间衰减的。2、女孩希望被围观的需求。3、屌丝男打发时间的需求。尽管当时团队内对这想法仍然饱含质疑与争议,但它作为创意,顽强地“活”下来了。于是,2012年春节前定“唱吧”方向,年后写代码,四月底完成,扔到“越狱”平台吸取用户反馈改进,5月底,App Store上架。此后,就是它的蹿红,以及“估值7500万美元”的传言。继而,就是朱天宇与陈华双双在微博上表示://@陈华Tony: 恩,相互信任是最重要的//@朱天宇: 作为此次最早和陈华合作的投资者,我们见证了唱吧从诞生到迅猛爆发的全过程。我最想分享的是,在这次转型中,创业者和投资方的相互信任,是一切的前提。我们一起先后否决了几十个方向,最终选定了这个突破口。名字也是我们一起讨论选定的。而虎嗅认为,决定最淘网团队走出黑暗最根本的力量,还是在于团队内部。虎嗅问陈华:在最淘团队整整一年都受挫、找不到方向的情况下,你是用什么方法去鼓舞士气?他说:我觉得,是要大家共同坐下来谈,让大家参与到这个事情中去。“唱吧”上线后,团队情绪从绝望一下子升腾到兴奋,这都是大家参与的结果。刚好,在Mr.Jamie《如何走出“知情的悲观”》一文中,提到的第一条建议就是:别把所有责任都往肩上扛。会出来创业的人,通常都是很“羹” 的人,但是那对走出低谷没有帮助。别把团队挡在 Firewall 后面,让你的共同创办人们也一起参与这个过程,会让你不那么无助。况且,如果最后真的浴火重生,那段经历会是永远把你们绑在一起的东西。写到此,“唱吧”前传就可结束了。虎嗅在采写这个故事时,不止一次想到以10亿美元出售给Facebook的Instagram的创业故事——那也是两位创始人敢于、善于放弃最初产品与想法,迅速调整方向最终成功的故事。这两出故事,正印证了Mr.Jamie所说的“Pivot——创业家最重要的本领”——这个道理。关于大家关心的唱吧B轮融资事宜,虎嗅并没有得到准确答案。据陈华与朱天宇说,“唱吧”一上线,立即有VC给陈华团队来电询问投资事宜,“不下十家”。他们二位皆否认网上爆出的“估值7500万美元”的说法由己方流出,并称其不够准确。陈华说,现还在谈的过程中,7月底,这轮融资即可敲定。唱吧只是一款‘现象级产品”唱吧最近很火,几个方面体现。App store排行榜最近一个月前五、融资新闻、业界都在谈论唱吧,足矣。当然最近也很多文章都在分析唱吧为什么火,各种产品分析,各种对陈华的采访报道,各种对这笔融资以及估值的分析,各种眼球,各种眼花缭乱……翻了一圈, 几个关键词“声音、娱乐、社交、美女”,我真想问下各位大拿,你们认真用过唱吧吗?当一群不是目标用户的主流用户,都在热烈的谈论这款产品的时候,我想把它定义成一个“现象级产品”。 (所谓“现象级产品”是我杜撰的一个词, 主要想描述那种主力传播人群不是目标人群,公开或者私下都不会使用,也不传播和推广,但却都在热烈的关注和讨论。这是一种看到和听到的现象, 因为不是用户,也没有深入使用,就无法去感受和理解,以及真正的传播。 每个划时代的产品都是从现象级产品开始, 但只有极少数的现象级产品能成为颠覆者,具体会另外撰文。)所以按照这个逻辑,分析唱吧为啥火了,就是分析唱吧是怎么样成为一个“现象级产品”的。我列了下面几条:1、产品方面:不可否认,唱吧这个app,有点互联网产品理解的同学,一拿到手,肯定感觉:“我艹, 这产品可能要爆!”。 这不是说细节多么多么完美, 而是这款产品抓的几个点都非常到位,基于手机的卡拉OK + 评论/送花/互粉, 这三点加一起, 别做太差, 肯定成了。所以产品方面抓的非常准,有些细节有问题没关系, 可以改,但是大方向上已经奠定了这是一款可以长期占榜的APP。2、营销推广的发力:唱吧在上线前后, 差不多用了所有能用的渠道和资源,“91手机助手”、“同步推”这类流量平台、新浪微博客户端广告位、各种人脉资源关系, 都在那一个点上爆发。这个爆发是比较恐怖的, 瞬间几十万上百万的用户的涌入,再加上后台的各种营销,产品就爆了。3、窗口期/时间点:这个阶段, 仔细分析下, 其实众IPHONE用户其实蛮寂寞的,a)小鸟忍者这种玩腻了,有一段时间轻量级的娱乐APP缺乏;b)看视频太费流量,看文字也有点审美疲劳,声音类APP缺乏;c)用陌陌不正经, 用微信都是熟人,陌生人社交APP缺乏;d)排解发泄情绪类、展示自我类APP缺乏。4、操盘手:CEO陈华。大家可以看下他微博的关注、发的微博以及对外采访说的一些。唱吧已经成为一个“现象级产品”,但是它能持续吗?能成为颠覆者吗?这个只能拭目以待。但作为一个分析者总想进行预测。按目前的产品形态,我的判断是否定的,原因如下:1、模型问题。唱吧是用媒体模型呢,还是社交模型,这个不是一个关乎生死的问题,但肯定是关乎基因的问题,产品的基因决定了一切。从目前的形态和推广形式上看应该媒体模型强于社交模型。媒体模型通俗的说就是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千分之一甚至更少的人产生内容,绝大部分人消费内容,互动绝大部分是单向的(这个由于数量关系决定, 一对一千甚至更多的比例,肯定形成不了强互动)。这样的媒体模型的结果就是要产生更抓眼球的内容, 目前唱吧里的内容已经慢慢有了同性恋、半裸照、各种性暗示,形成不了强互动,又沉淀不了有价值的内容,媒体模型终究会崩溃或者慢慢萎缩。2、定位问题。在前面这个模型基础上,如果慢慢走向三俗或者四俗,那高端用户会拒绝使用,而产品标签、产品烙印打上,那就很难翻身,甚至是灭顶之灾,因为纯走屌丝路线的媒体模型至今还没有成功的。3、闭环问题。目前对上面的小明星小歌星的激励形式还只是形式上,或者后台运营资源上的,如何让激励形式走向台前或者更公开、公正、有效率,这是一个问题。4、资源问题。可以看到的资源和炒作方式,唱吧这次一把都押上了,产品形式也是一次到位,接下来会注入什么新的资源呢?或者说如何用现有的资源维持住呢?原文:虎嗅网

在长达近两年的上市辅导“小长跑”后,社交K歌平台唱吧终于进入上市倒计时。

图片 1

北京证监局官网日前消息显示,在辅导期内,辅导机构中金公司已按辅导计划实施并完成了针对唱吧的各项辅导工作。投行人士表示,这意味着唱吧极有可能在1个月内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在A股创业板上市。

2008 年初冬时节,时任酷讯网 CEO 的陈华顶着北风,穿行在刚落成不久的奥森公园中。树叶随风萧萧下,在他踏过之后,又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一阵冷风过,他裹紧了大衣,而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和萧索,荷叶残,芦苇衰。

唱吧创始人陈华曾多次参与互联网创业,做过搜索引擎,做过即时通讯,分别是百度李彦宏、腾讯马化腾的对手,还曾在马云手下干过3年搜索引擎,所创办的唱吧已经拥有3亿用户,并且得到了姚明、汪涵、何炅、谢娜等明星的直接或间接入股,成为很受市场关注的独角兽拟上市公司。

距离盛夏那场全国人民沉浸的红色狂欢,只过去了三个月,但想起这些却反衬得他更加孤寂——从酷讯 CEO 到被董事会架空,恍如昨日。在那片墨绿金黄与赭红的交相呼应中,他和时任酷讯网的合伙人吴世春走了整整一天,相顾无言。

日前,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披露了《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北京唱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辅导工作总结报告》。

像陈华这样的连续创业者,第一次创业失利的剧本,总在不断上演。而更加相似的是故事背景—经济危机和资本寒冬往往是始作俑者。在波诡云谲的创业历程中,个人终究难逃大环境的牵动和影响。不同的是,如何面对失败,重新站上巅峰。

报告显示,中金公司在辅导期内已经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辅导协议的约定,以及辅导小组制定的辅导计划和实施方案,完成了对唱吧的辅导工作,并认为已经达到既定辅导目标。

多年过去,虽然那时那事的回忆已渐模糊,但却成为他心中的隐痛。这个隐痛,令他对资本持有理性却克制的态度,对潜在竞争对手保持警醒,对成功的欲望无比强烈,而这也促成了他今天的焦虑。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唱吧成立于2011年10月,是一款移动音乐社交平台应用,在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中,由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担当辅导机构。在2017年1月16日,中金公司报送了第一期中期辅导报告,截止到目前一共已出具八期。

今天,作为唱吧 CEO,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陈华想要么成为行业第一,要么什么也不是。至于答案,他想交给唱吧的明天。

根据国内创业板上市要求,上市企业需要在最近两年连续盈利,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一千万元,或最近一年盈利,营业收入不少于五千万元。

陈年旧事的隐痛

在本次披露的总结报告中,中金公司称唱吧已经符合上市条件,并协助公司进行了IPO的准备工作。这也意味着,唱吧已经连续两年实现了盈利。

2007 年,酷讯网大刀阔斧拓展起来,在广聚人才与大量频道上线之后,走上了一条快车道。正向前飞奔之际,却一声喝令,戛然而止。就像坐上了过山车,时隔一年,酷讯从高峰跌落低谷。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的报告中,中金公司指出,本辅导期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唱吧公司需取得覆盖完整报告期的相关合规证明,确保公司持有业务经营所需的全部资质牌照,并不断完善公司移动音乐平台中的内容监管制度。

这是陈华不愿忆起的过去,每次谈起缘何离开酷讯,他都轻描淡写几句带过,反复说着和投资人想法不一致,业务不赚钱所以离开。然而这背后其实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心酸。

创始人曾做过搜索、即时通讯

最鼎盛时,酷讯团队共有 200 个成员,开设了火车票、机票、酒店、旅游指南、度假、汽车、招聘等频道,野心是成为综合搜索网站,成为第二个百度。而 2008 年经济危机一降临,投资人突然要求大幅裁员一百多人。

翻阅唱吧CEO陈华的人生履历,发现他的互联网经历十分丰富,曾做过即时通讯、搜索引擎、旅游服务、互联网K歌等。

震惊、不解和挫败,当时的陈华和合伙人吴世春缺乏经验,股权比重也不大,竟一时毫无办法。在某个加班到深夜的晚上,他们颓丧地走进五道口某家咖啡馆,不断咀嚼着苦涩的咖啡,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他在创业的路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新这次创业的唱吧公司,据报道已经拥有3亿用户,月均活跃用户也有三五千万用户。

“突然感觉很多东西失去了控制。我们设想的都没有实现—2007 年设定的目标是快速夺取分类信息的入口,但 2008 年却是相反的目标。曾经我们要大肆扩张、大冲流量,但今天为了保证公司现金流,却要大裁员。”吴世春感叹道。

陈华毕业于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 在校期间,陈华曾进入北大网络实验室,将天网FTP搜索引擎打造成为中国最大的文件搜索引擎,并带领团队搭建了教育网内最大的文件下载工具天网Maze P2P文件共享系统。

当时投资人要求从 200 人急剧缩减到 70 人,而大多数员工都是他们千辛万苦挖掘来的人才。背着两百号员工的饭碗,陈华犯了难,他选择逃避,不参与董事会,决定任投资处置。

1999年-2004年:陈华成功开发出“天网”FTP搜索引擎,向广大互联网用户提供Web信息搜索及导航服务,是国内第一个基于网页索引搜索的搜索引擎;

而和投资人的矛盾,其实早已萌芽。2007 年,酷讯快速扩充频道,开设了多个业务线,到了下半年却发现只有机票业务带来收益,其他业务都不赚钱。于是陈华决定从综合搜索转为垂直旅游搜索。而这引发了投资人的不满。

2003年-2004年,在北京宏橡星掾公司主持设计和开发完成类似的基于社交网络的交友网站, 及基于Jabber协议的即时通讯软件UU通。当时即时通讯软件的老大是马化腾的腾讯公司,UU通等类似腾讯QQ的软件都输给了腾讯,国内的类似软件中最终活下来的只有QQ。

“不是说好了做另一个百度吗?怎么就做那么垂直了。”投资人抱怨着,看着酷讯的月流水只有两百万,而经济危机正扼住他们的咽喉,于是不想再陪陈华和吴世春玩下去,就空降了两名职业经理人,将他们真正的架空。

2004年-2005年:作为核心成员,陈华参与微软中文搜索引擎、微软购物搜索引擎、微软学术搜索引擎开发;

而投资人已经和国外公司谈好了收购意向,打算卖掉公司。在陈华离开之后的 2009 年 10 月,全球最大在线旅游公司 Expedia 通过旗下公司 TripAdvisor 以 1200 万美元收购了酷讯。

2006年-2008年:陈华创立当时中国最大的生活信息搜索引擎之一酷讯,获得1200万美元风险投资。这是一家生活服务的垂直搜索网站,一度发展很好,和百度公司有一定的竞争关系,和携程、去哪儿网也有竞争关系。

经济危机的到来,让投资人神经绷紧,快速行动。眼看只剩下三年基金 LP 就要看到回报,他们就会翻出手中不赚钱的项目,早日套现退出。在陈华眼里,这便是资本主义的体现。而投资人对创业者,只能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陈华2008年年底离开这家公司,2009年酷讯被卖给了全球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旗下公司TripAdvisor。

从那以后,陈华明白了要让公司早日盈利的重要性:“我会让这架机器永远不缺钱,能早一点赚钱就赚钱。只有公司自己能产生足够的现金流,才可以跟投资人叫板和博弈,因为我可以拍桌子说我又没花你的钱。”

国内旅游软件后来的发展大家都知道了,百度收购了去哪儿网之后,携程又和去哪儿网合并了,目前,携程的第一大股东是百度公司。

而当时投资酷讯的 VC 是联创策源,这是陈华和吴世春见到的第一个 VC,他们只花了几个小时便签下了投资意向书。而红杉资本的周奎则在更早一些时候,已经向他们表达了投资意向,只是当时他正搭乘飞机准备出国,本打算落地再谈,最终因为时间差而错过。

2009年-2011年,陈华曾加入阿里巴巴三年时间,担任大搜索部门负责人,从事搜索技术应用方面的研究,开发搜索平台系统,包括后端抓取、处理、索引等,同时面向全网搜索;

但即便后来与投资人产生分歧,陈华也没有后悔当初接受投资。其实,当时的他们并没有十足信心,在拒掉一个 VC 后不确定是否还能拿到投资。后来,陈华对媒体表示,“互联网投资的潮流就那么几波,错过了也许就永远错过了。”

2011年8月至年底,陈华创立电商导购和促销平台最淘网。一开始,陈华希望最淘能从团购社区切入,推出了移动应用“最淘团购管家”,但看到团购网站的混乱现状,并认清其原因,陈华又去寻找能够避免团购弊端的新模式,最终,陈华看中了代金券销售平台,最淘网站开发只用了三个星期。除了代金券销售,最淘将来还会作为第三方销售平台发展,增加购物分享社区和移动客户端。

不过,隐痛就在心里,因为不甘心,所以总有一天要卷头重来。只是陈华没有立即再次创业,而是发掘到自身的不足,决定缓一缓再来。

曾总结出五大创业感悟

踩过奥森一地的碎叶,陈华做出了加入阿里巴巴的决定。虽然吴世春提议,等过一段时间市场回暖后,他们再重新创业。但陈华意识到自己在管理公司能力的欠缺,包括不知如何管理投资人的预期,于是毅然决定进入大公司进行学习。

陈华此前在2014年曾总结出五大创业感悟。

返回顶部